欢迎访问煤炭史志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 网站总访问量: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讲话 >

大力推动安全生产史志工作 ——吴晓煜在中国安全生产协会“安全生产史志工作委员会”成立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7-03-06 15:36:53       浏览次数:0
 
大力推动安全生产史志工作
                              ——在中国安全生产协会“安全生产史志工作委员会”成立会上的讲话
吴晓煜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今天安全生产史志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史志委)成立了。很高兴参加这个会议,朱义长同志同我谈了这件事,要我讲一讲。我就简单讲几点看法。
        一、成立史志委意义重大、十分必要
        1.史志委是中国乃至世界第一个以安全生产史志工作为主要任务的机构。这是一个零的突破、从无到有的突破。这也是一个标志,标志安全生产史志工作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亦即从零星、分散的状况向有组织、有规划,规范运作,全面推进这样一个新阶段。这是全国安全生产领域的一件大事,是具有远见之举。因此,今天,12月23日是一个值得记住的日子。
        2.史志委必将对安全生产文化建设产生重大影响。安全生产史志工作是一个大工程,是安全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史志文化,安全文化就是不完整的。史志工作对于提升其品质,丰富其内涵,开阔其视野,必将产生重大影响,发挥其独特的功能。所以,这样一个史志机构对于促进安全生产文化的新繁荣与健康发展具有特殊而独有的意义。
        3.史志委的成立说明国家安监总局、安全生产协会对于史志工作的文化自觉与文化担当。也说明总局、协会对史志工作有透彻而清晰的了解,而且旗帜鲜明,态度积极,全力推进。我认为,安全生产协会干这个工作,不仅功德无量、功莫大焉,而且反过来对于安全生产协会自身发展与建设发挥一定作用。
因此,成立史志委这个机构意义重大,十分必要。同时,对其定位、性质、任务、职责边界应该有正确把握,坚定信心,下定决心,把这项工作尽快抓起来,抓铁有痕,落到实处,做出应有的贡献。
        二、充分认识史志工作的重要意义
        史志工作包括史与志两部分。对于史大家都十分了解其意义,什么“以史为鉴可以知古今、明得失”“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不知史就不是一个高明的领导者”,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话,足以说明史的意义非同小可。就拿汉代《史记》著者司马迁来说,他是在得罪了汉武帝,忍受宫刑的奇耻大辱的情况下,坚持不懈,以超人的毅力,“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终于写出130篇的中国历史巨著——《史记》。这部中国正史的开山之作,记录了从黄帝到汉武帝前后3000年历史。没有司马迁,许多历史上的大事与细节我们今天无从得知。近百个成语和历史典故出于《史记》。许多优美的文字成为我们今天学习、使用、引用的经典,有的还纳入了教科书。《史记》的作用当时并不很明显,二千多年后的今天看得更清楚了。《史记》是永垂不朽的,肉体摧残也好,焚书坑儒也好,战争兵火也好,都消灭不了《史记》,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文化的伟大、文化的永恒,这就叫天长地久的意义。
        由于今后我们要切实把安全生产领域的修志工作抓起来,这里讲一下修志的重大意义。
        首先介绍一下志。志这个字上士下心,不是土,经常有人写错。志的本义就是记、记录、记述、记载的意思。《三国志》就是记载三国事情的书,《神华集团志》就是记载神华情况的书,《中国安全生产志》就是记载安全生产事业的书。大家经常会遇到志这个字,如护理日志、行车日志、监察日志、工作日志等等。墓地墓碑上刻的字叫“永志不忘”,意思是永远记住,不能忘记。由此,人们把记录一个地区、一个单位、一项事业历史与现状的书叫志书,简称志。编纂志书叫修志。但志书不同于文学作品,不同于历史书,也不同于教科书、宣传报道和总结报告、论文等材料,是中国特有的一种著作形式。
        那么修志有什么意义呢?换言之,为什么要修志呢?
        第一,修志是党和国家十分重视的一项重要工作。从老一辈革命家,包括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邓小平一直到现在的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非常看重修志工作。在战争年代,毛泽东每到一地则搜求当地志书。新中国成立后曾用“官不修衙而修志”的古训要求地方的领导不要搞什么楼堂馆所,而要重视修志。习近平在1989年任福建宁德地委书记时就讲,修志,说到底就是使我们做一个明白人。2014年他在北京市视察时又进一步强调:“高度重视修史修志工作,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李克强也做出“修志问道,以启未来”的批示。国家已经把“加强修史修志工作”纳入了十三五规划,并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一项内容。国家专门成立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刘延东分管,有个部级的指导小组办公室,下属单位很多,各个省市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都有厅级的纳入政府系列地方志办公室或史志办公室。这一套组织系统非常完善,体制严密,动用大批人力、物力,投入很大。全国的修志工作干得很好,风生水起,有声有色,成果颇丰。
        第二,修志是国家法规的法定性要求。国务院有《地方志工作条例》,这项工作有法源基础,受法律制约与保障。而且不以单位领导人的意愿为转移,不管你愿意或不愿意修志,都必须依法修志,用电视剧的话来说是“爱你没商量”。认清这一点很重要。我们安全生产领域修志工作绝不是一些感兴趣的人鼓捣、忽悠起来的,这是履行国家法定要求,落实法定责任与义务的必然要求。
        第三,志书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具有特殊光彩的重要组成部分。修志是中华民族所特有的文化现象,国外基本不修志。是保存文化、传承文化、传承历史经验和历史智慧的十分重要的形式。志书是中国正史、信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往今来就有“官不修衙而修志”的传统。许多文化名人、学问家大多有修志的经历,其所撰志书流传至今,成为一大文化亮点。像大家所熟知的孔尚任(《桃花扇》作者)、徐霞客、顾炎武、冯梦龙(“三言”作者)、章学诚、于成龙(第一廉吏)、纪晓岚、梁启超、王国维、魏源、谭嗣同、黄炎培、柳亚子等都是如此。包括鲁迅也与他人合著了中国第一部《中国矿产志》。中国古代志书十分丰富,为现存古籍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十本书中就有一本是志书。这是珍贵的历史遗产,价值连城,其重大意义不可小觑。比如南海诸岛主权问题,我们许多确凿的证据就来自于古代一些志书。美国、日本、英国等国家从清代就大力搜购中国志书。假如我们今天公开出版了《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志》,不出一两个月,国外一些图书馆就会有收藏。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连《兖州矿务局工程处志》等市级煤炭志书都有收藏。美国国会图书馆亚洲部在1954年就收藏中国志书近4000种,现在就太多了。古人、前贤、外国人尚且如此重视修志,我们当代人、中国人的修志工作应该比古人、外人做得更好。
        第四,安全生产领域的史志工作是一个薄弱点,亟待得到应有的重视与加强,纳入规划与工作日程。人类自有生产活动以来,就同时有个安全生产问题。安全生产绝不是今天才出现的,中国古代、近代的管理部门、从业人员对安全生产还是重视的,制定了一些监管政策,采取了不少有效、管用的措施,甚至连皇帝都予以过问。当代的安全生产工作更是成绩巨大,有许多历史经验教训,方方面面的情况很值得引起我们的关注,把它记录下来。但令人遗憾的是,安全生产历史专著虽有一些,但很少,如上海市孙安娣2009年著的《中国近代安全史》、朱义长主编的《中国安全生产史(1949—2015)》(即将出版)、吴晓煜2012年著的《中国煤矿安全史话》。还有一些零星著作与研究文章。在修志方面,至今没有见到一部正规完整的安全生产志书,这是一个空白。因此我们应该看到我们的历史责任,要有紧迫感和政治责任感,尽快补上安全生产志书这个空档,补上安全文化领域这个短板。所谓安全生产文化,绝不是仅仅有了文化理念、口号、安全生产宣传月、安全生产万里行、安全生产文化研究所及搞点活动就行了,安全史志工作是目前安全生产文化建设中一个薄弱点。因此,要接受这个事实,面对这个挑战,在这一领域勇于担当,负起责任,做出前无古人,超越前贤的历史性贡献。
        三、几点建议
         第一,关于《中国安全生产史(19492015)》。
这是一部填补空白、具有开创性意义之作,朱义长同志下了大工夫,功不可没,正在煤炭工业出版社印制,最近可与大家见面。要做好宣传、推介工作,采取必要的行政手段、市场手段,普及安全生产历史知识,为推动现实安全生产工作服务,这方面协会及义长同志有较周全的考虑,不多说了。
        第二,建立中国安全生产志书体系。
        这是一个总题目、总目标、一个系统工程。从安全生产志书的类型上讲大体有两类。一是安全生产事业志。如《中国安全生产志》《上海市安全生产志》《湖南省安全生产监管志》《神华集团安全生产志》等。这是为安全生产这项事业、工作修志。二是安全生产单位志。如《国家安监总局志》《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志》《浙江省安监局志》《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志》《安全生产宣教中心志》《中国安全生产报社志》等,这是为从事安全生产工作的单位立志。另外,从志书层次上讲有全国性志书、省级志书、市县志书等。
        我认为,安全生产志书体系应以《中国安全生产志》为中心,分成三个系列。一是省级安全生产志书系列;二是安全生产专业志系列;三是企事业单位安全生产志系列。由此构成完整的安全生产志书体系。以上三个系列5年左右时间应该可以形成格局。与此同时再向下、左右延伸,使我们的安全生产志书以特有的风采、完整的体系立于中国志书之林。这仅是粗线条的顶层设计,应尽快完善并确定下来。此外,各省有各省的安全生产志书体系。
        第三,需要明确的几个问题。
        一是,关于安全生产志书编纂体制。由政府主导,由安全生产协会承办。志书为官修,而且是一把手工程,一把手决策、拍板,没这一条,难以保证顺利修志。同时,有一名副职具体分管,经费应予保障。
        二是,印发“关于开展安全生产志书编纂工作的通知”。这不仅是依法开展修志工作的依据,也使各省、各部门、各单位修志有了说法,师出有名。我国的安监系统、煤监系统、协会系统体制健全、号令通畅。这比煤炭行业修志好办多了。
       三是,成立《中国安全生产志》编委会。编委会是修志的决策、组织机构。尽快成立编委会办公室,与史志委办公室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这非常重要,也是一个关键性问题。因为编委会也好、史志委也好,其成员各有现职,分散在有关部门、单位,甚至有关省区。大家开会时来了,散会后各回其单位。具体干活的,落实各项具体编纂工作主要靠办公室这几个人。办公室主任应专职。任务繁重,有大量工作要干,要有年轻人。办公室要建立各种规章制度。各个省也应相应成立编纂办公室。要加强学习,了解什么是志,怎么修志,搞点研讨、培训活动。办公室成员要有爱岗敬业和奉献精神。我有时与《中国煤炭工业志》编办的几个同志讲,我们今天写史修志的条件不知比司马迁好了多少倍,人家是被宫刑、关起来,忍受奇耻大辱写作。我们办公室窗明几净,有电脑,有领导给我们服务,干好了还有奖励,上哪儿找这样的好事。因此要励志笃行,勤学精思,心无旁骛,有所敬畏,不辱使命。
        四是,搞一些宣传,让大家知道、关注修志这件事。编印《安全生产史志简讯》,确定邮箱。创造条件开办安全生产史志网,设立微信公众平台。这些都是可以逐步办到的,并不困难,也是大势所趋、必要措施。现在煤炭史志网有近500个经常性粉丝、3000个网友,网站点击量几十万人次。这些大大推动了煤炭史志工作。
        五是,明确煤矿安全生产志书是安全生产志书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煤矿安全生产是全国安全生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前还是重中之重。因此,应当把煤矿安全系统,特别是煤矿安全监察机构的修志摆在整个安全生产志书体系的适当位置,予以重视,这是题中应有之义。应尽快编纂《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志》。这个单位已经18个年头,有17年的历史,前后5任局长,比煤炭部、安全监管局、总局时间都要长。书写其历史,总结其历史贡献、历史经验及教训,不仅有特殊重要意义,也有现实的紧迫性。编纂《国家煤监局志》正当其时,且没有多大困难。为此,我在2016年9月曾专门写过一个书面意见及工作建议。
         六是,抓紧启动修志及试点工作。一方面要下文件,普遍发动、部署,提出要求,先把下边的事布置下去,发动起来。另一方面搞好试点。可考虑三四个省安监局、两三个省煤监局、两三个大型企业、总局一两个直属事业单位,另外加上《国家煤监局志》,重点予以指导推动,取得修志经验,指导全国。这是有基础的,有的省、有的单位曾表示愿意修志,也找过我,安全生产领域是有修志积极性的。
       七是,适当时候召开安全生产史志工作第一次年会。
       最后表个态,安全生产史志事业是责无旁贷的,我会尽一切所能,出力给力,做好志愿服务,提供正能量。
讲的不当之处,请指正。谢谢各位!
排行榜

CopyRight © 煤炭史志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4293号
电话:010-64463430(可传真) 邮箱:mtshizhi@163.com 地址:北京东城区和平里北街21号 邮编:100713
  • 网站扫一扫